首 页 | 主流之声 | 新闻动态 | 文化天地 | 思想互动 | 专题活动 
热点文章
当前位置: 首 页>>思想互动>>博文欣赏>>正文
博文欣赏
由“厅官受辱”、“掏鸟窝入狱”和“枪下留人”想到的
2015-12-18 10:39  

近日,三桩新闻事件很是惹人注目。第一件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黑龙江记者站的前厅官记者为了使得“事情大一点,能获得更多人的关注”而炮制的裸奔四小时事件,第二件是《郑州晚报》和《北京青年报》记者分别撰写的“大学生在家门口掏鸟窝被判刑十年半”捏造事实以及《法制晚报》随后传出“河南省高院已介入此案”的谣言,第三件是《北京晚报》的《最高法院紧急下令“枪下留人” 运毒贩死刑前获暂缓执行》假新闻事件。

上面所说的三桩事件中,第三个谎言被揭穿得最快,原因是如今的互联网传得太快了。本来,这件事可能就是那个所谓死刑辩护律师想扬一扬名,小则欺骗雇主,骗几个钱使使,大则制造舆论,干扰司法,所以假造出一些法律文书。在这件事情上,我倒相信《北京晚报》的记者并没有参与造假,只是太相信那个胆大妄为的律师了。想想也是,谁敢造谣造到了最高法院的头上,于是也不去求证,就匆匆忙忙发出了这条假新闻。但是也正是被造谣的单位太有名了,还不等舆论反应过来,最高法院已经辟谣。

第二桩事情闹得时间最长,得到的同情最多。人家在自己家门口掏了一窝鸟,就被判了十年半徒刑,这法官看起来是有些糊涂,差点儿激起了民愤。然而,人们后来发现不是这样一回事情,哪里有一窝燕隼有十二只这样的道理?关于这件事情,我一直认为很蹊跷。《郑州晚报》头天发了一条简短的消息,第二天《北京青年报》记者就有了相当详细的报道。犯罪嫌疑人的家庭据说是一个“小山村”里的农民,中国被判刑的案子每天都有,这个“小山村”怎么就一下子能够同时吸引到两家有相当影响力的报纸。能够有一家媒体注意这个案子就是一个极其小概率的事件。两件极小概率的事件一起发生,人们有理由怀疑两件事严重相关。再看看两家报纸记者对于犯罪嫌疑人犯罪情节的歪曲,歪曲得一模一样,完全是一个模子里扣出来的。这样的所谓的新闻报道显然不是用调查研究不够能够解释得通的。这后面必定有戏。

“厅官受辱”是一个故意造假的典型。事件的编造者是一个资深的记者,做到厅官的记者,他完全应当知道新闻必须是真实的,他也深深地知道编造虚假情节可以造成轰动效应,于是他就这样做了。他这件自媒体的报道中,真假掺杂,真真假假,很具有欺骗性。我不知道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这样的事情已经做了多少件。不过他毕竟年龄大了一点,知识陈旧了一点,没有想到如今的科学技术手段发展太快。他作假的那些个小把戏一下子就被戳穿,反把自己弄成一个偷鸡不着蚀把米的小丑。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自己让自己受了大辱,这恐怕是这位想算计别人的老记者没有料算到的。

这三个事件之间并没有直接的联系,看上去是孤立的事件。但是,在这短短的十来天时间里,就发生了这三桩搅得人们眼花缭乱的事件,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深思。

新闻工作者曾经被人们尊称为无冕之王,人们之所以这样称呼他们,是因为他们有极大的影响力。那些社会上的丑恶的人物、事物,那些贪官污吏、牛鬼蛇神,在新闻工作者笔下,如被照妖镜所照中,如阴类丑物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从而为社会舆论所谴责,为正义人类所唾弃。所以人们尊崇这些正义的使者,虽然没有王者的冠冕,却有王者的威势。

无冕之王的威势来自何处?来自正义,那是正义的力量。他们为什么能够代表正义?那来自他们笔下客观公正的报道。客观、公正,也就是实事求是,就是真实地反映发生的事实。没有的真实性,他们就会失去人们的信任,失去了人们的信任,他们就什么都不是。

所以,新闻最重要的事情是真实,虽然光是真实还不够,还需要全面,但是,最基础的还是真实。失去了真实就失去了一切正面的价值。所以,一个真正有事业心的新闻工作者应当像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维护新闻的真实性。

新闻的不真实可以有多种原因,可能是记者没有调查清楚,受了别人的欺骗;可能是根本没有调查,只是凭道听途说;可能是受了贿赂,照着行贿者的叙述胡诌;也可能是为了自己特定的目的造假等等。在各种假新闻案例中,特别恶劣的是故意造假和收受贿赂。

实际上,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媒体和自媒体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越来越大。有时候,一个看起来不大的波动,经过媒体和自媒体的放大作用,能够迅速掀起滔天的大浪。所以,一些有计谋的人就往往想在媒体上说做些文章,以期得到好处。我们的国家正走在依法治国的道路上,利用舆论来干扰司法或行政执法就是某些人企图要做的事情。上面所说的三个事例中,恐怕都有这样的人物。

随着自媒体的兴旺,似乎人人都可以当记者,人人都可以出新闻。在自媒体中,谣言风行,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而我们许多媒体的记者、编辑,缺乏新闻工作者的事业心、判断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懒得做深入细致的调查和采访,相信那些道听途说或者一面之词,就作为事实,打两个电话就算采访,把别人的文章各摘抄几句就算是评论,往往去做了自媒体的尾巴。这是当前从中央到地方许多媒体的现状。这实在不能不令人担心。当然,更令人担心的是整个社会对于由此产生的那些假新闻的宽容程度:假了也就假了,你奈我何?(冯大诚)

来源:科学网——博客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13 南昌工程学院版权所有  通讯地址:南昌市高新开发区天祥大道289号  
南昌工程学院网络信息中心制作  南昌工程学院党委宣传部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