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主流之声 | 新闻动态 | 文化天地 | 思想互动 | 专题活动 
热点文章
当前位置: 首 页>>思想互动>>博文欣赏>>正文
博文欣赏
地质灾害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
2015-12-23 11:51  

滑坡、崩塌、泥石流都是在水力和重力作用下,大规模、剧烈的土壤侵蚀形式,也是人类无法消除的地质作用。包括深圳弃土场滑坡在内,所有的山地灾害(地质灾害,灾害性的滑坡、崩塌、泥石流)都属于人祸,都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重力的搬运作用,在人类出现以前,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如果人类不侵入重力侵蚀的影响范围,滑坡、崩塌、泥石流都会和人类相安无事。但是人类活动不仅增加了大量的挖方、填方(堆积物)边坡,增加了重力侵蚀发生的规模与频率,而且不断的进入重力侵蚀和泥石流的影响范围,从而不断的制造地质灾害。

深圳光明新区弃土场滑坡事故就是深圳市野蛮发展,不断侵占自然空间的恶果。前些年深圳市在高速发展中,不断大兴土木,平整土地、拆迁、建房挖地基、修路、打隧洞等每年产生的弃土弃石和建筑垃圾达到4000-5000万方,深圳市每年还有几百万吨的生活垃圾,而深圳市是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除了山体外,大部分地方都被建成区填满,因此,弃土弃渣除了一部分填海以外,如何妥善处置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光明新区发生滑坡的弃土场是建立在废弃的采石场基础上的。这也是废弃地利用的一种方式。但这次滑坡并不是一次典型滑坡,而是介于滑坡与崩塌之间的撒落型滑坡,而且滑坡之前没有发生降水。

滑坡发生最可能的原因是:弃土体中存在软弱夹层,软弱夹层上方土体在自重的作用下长期有向下的滑动分力,使滑坡体下方的拦挡建筑,出现材料疲劳和塑性变形,抗剪强度不断降低,最后发生突发性破坏。

软弱夹层出现的原因可能是某层渣土体没有被压实(如混有大量的石渣),但更有可能是渣土体与采石场底部接触的不紧密,特别是由于采石场为不透水地面,如果排水措施不到位,渣土体与采石场地面之间可能存在临时滞水,起到了滑动面的作用。

实际上我国山地灾害发生最为频繁的是青藏高原周边深切河谷地带,如川西、陇南、云南金沙江河谷、西藏林纸一带。特别是川、滇、甘一带的大石山区,平地很少,而滑坡体和泥石流堆积扇往往是当地最为平坦的地区,不仅有村镇等居民点,甚至还有县城一级的城镇。一旦滑坡和泥石流重新活跃,必然会造成严重的灾害损失。但是,全部搬迁地质灾害影响区内德居民根本不显示,通过综合治理全面消除地质灾害隐患,不仅在技术上难以实现,而且投资巨大。除了天然地质灾害隐患点以外,我国还有几万座存在失事风险的尾矿库和大型弃土弃渣场,全面治理的投资大概需要几千亿元甚至更多。把一座地质灾害隐患点治理到万无一失的水平,不仅在技术上不一定实现,而且成本可能比它所保护范围内所有财产价值高很多。

地质灾害和降雨洪水联系密切,而且目前我国洪灾造成的伤亡中大部分是因为山洪及其造成的地质灾害。我国目前大概有两千人因洪灾及地质灾害遇难(当然,某些年份如发生舟曲特大泥石流的2010年伤亡人数可能还要翻倍),这个数字已经属于历史上的低水平,与十几年前相比也有明显降低。即使再投入几千亿进行治理(年化投资大概几十亿到上百亿),我们也不能完全消除山洪和地质灾害,做到零伤亡,最多大概可以减少90%的伤亡。

在无法完全排除身边的地质灾害隐患的条件下,防治山洪和地质灾害必须要预测、预警、防灾、减灾相结合。临灾预警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主要根据成灾的主要影响因素(暴雨)以及地质灾害的一些先兆因素进行预警。在降水预警当中最新式的方法是X波段测雨雷达,通过0-1000米高度层中的水(雨滴)量反映降雨强度,一台测雨雷达大概可以控制一个县域面积,空间分辨率可以达到一个足球场的大小,重采样时间大概是10min为间隔,可以为山洪、地质灾害发生以及城市内涝发生预测提供重要的基础数据。对于地质灾害的先兆数据如地表变形可以通过高分辨率无人机遥感、激光测距、GPS定位等技术进行动态、连续、实时、自动监测。对于地表变形造成的地应力变化也可以通过各种电磁传感器进行监测,这在弃土弃渣体以及坝体稳定监测中可能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典型泥石流一般是滑坡、崩塌形成临时堰塞湖溃决造成的。因此可以通过观测泥石流沟口的水位、流量进行预警。如果在降雨的情况下,流量突然减小甚至断流,那基本上已经是出现了堰塞湖。

来源:科学网——博客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13 南昌工程学院版权所有  通讯地址:南昌市高新开发区天祥大道289号  
南昌工程学院网络信息中心制作  南昌工程学院党委宣传部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