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主流之声 | 新闻动态 | 文化天地 | 思想互动 | 专题活动 
热点文章
当前位置: 首 页>>文化天地>>红色文化>>红色文艺>>正文
红色文艺
红色的记忆
2013-05-06 12:29  

3月20日,我和父母、弟弟等人终于如愿以偿地坐着表叔的小车重上瑶安乡天光山。

一路上,我透过小车窗边欣赏天光山沿途风光旖旎的美景,边听表叔赵德辉说天光山村名的由来:很久很久以前,星子区田北乡姜田村一个人买到那片山,那家人晚上从姜田村出发,第二天“天光”时到达那里,人们从此称之为“天光山”。过去,天光山属于星子区田北乡,1953年才划给瑶安民族乡管辖。我觉得,这来由可信,因为星子方言、湖南话,甚至粤语的“天光”都是普通话天亮的意思。

我第一次去天光山,是三十年前在连州师范学校读书回家过年时,跟着父亲到舅公家拜年。我祖母是姜田新村人,没有兄弟姊妹,就与天光山的唐水康堂叔(我称老多公)更亲,这样越走越亲,但我一直工作在外,仅是1980年去的那一次。

十几年前,我才知道:1934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湘赣红四团和赣南军区红二十四师在天光山创建根据地时,得到湘粤边工委和连州特支的支持和帮助。当时,湘粤边工委书记欧阳健和工委彭良等人上到天光山,宣传发动瑶汉群众协助红军打厂、挖战壕,派人购置子弹、采运粮草,建立农协会和苏维埃,扩充队伍,建立根据地。从此,天光山是大革命时期到解放战争期间红军和北江纵队连江支队开展革命斗争的根据地。那里位于连州市西北部,是粤湘桂三省(区)交界山区,群峰高耸,山青水秀,景色迷人。近年,天光山被确定为连州市“百里摄影画廊”,是旅游和探险的好去处,最高峰天堂岭海拔1711米,是广东省第二高峰。翻越高高的天堂岭,可抵达湖南省临武县。

从此,革命根据地的天光山就成了我梦里时常萦绕的影子。我调进连州市区工作后,多次建议过去曾在天光山教过书的欧阳贻法带路前行,但公路不通一直没有成行。三个星期前,大舅公来到连州,表叔赵宾辉请我父母兄弟四人在连州国际大酒店喝茶,二舅公的儿子赵德辉说,2002年9月,他担任瑶安乡瑶安村委会书记,2004年筹集70万资金用了半年时间开通了天光山公路,去年底水泥路铺好了,于是,我们相约3月20日(星期六)重上天光山。

  小车驰骋在峰回路转的水泥公路上。我思绪翩跹——三十年后又到革命根据地的天光山,虽说从前的印象早已模糊,但心中的兴奋还是无法形容。

9点20分,小车驶进天光山村。我看到,村庄座落在两座崇山峻岭之间,村里有一条小溪流过,两岸是房屋,房屋后面是扪参历井、迤逦风光的大山。一下车,不少村民前来与表叔打招呼,两位舅公也在村口等候多时。父母和弟弟跟着表叔通过一座小桥到二舅公家,我随后在公路和小桥上拍了几张照片,跟着进入新建的三层高的水泥洋房。赵德辉父母就是我的二舅公母,三十年没见,几乎不认识了。

我们在二舅公家里喝茶小坐片刻,又出门经过一百多米的小巷到大舅公家里。据他介绍,四个儿子都在瑶安乡洛阳街或连州市区建有房屋,现在住的还是三十年的老屋,他觉得老屋宽敞、干净,住得也舒服。大舅公赵九生与我父亲年纪差不多,今年七十三,看他耄耋之年,仍然精神矍铄。聊到天光山革命老区,大舅公滔滔不绝地说起当年发生的革命故事。

大舅公十一岁那年,为游击队通风报信,是队里的“小鬼队员”。1948年农历七月十四,游击队员马伟、罗仔两人在沙湾何先保家住一宿。八月初,周家岱村的何亚普带着36位游击队员到沙湾他家(注:其父唐水康,母赵木娇)住了一个星期,他母亲帮助游击队煮饭、洗衣服。这些队员成立了第二次连县(即现在连州市)抗征 (反抗当时的苛捐杂税)大队,成崇正为大队长,黄孟沾为党代表。九月初九,何先保和他父亲把抗征大队队员送出村外,梅树冲村的赵运发前来接应,走黄沙坑到金横村五保户盘水法家吃午饭,下午到坪基洞,半夜又到沙湾住下来。时称为二叔公的成崇正和其小子成六、副手谭妹、炊事员阿杰等队员一直在他家住下,十月初东村岗村的欧阳余、欧阳书、大路边村的成铁(成崇正大子)、成妹(成崇正女儿)、大岭脚村的唐水保、星子的李东站、沈家村的邓上志、汛唐村的张七妹等十一名队员陆续前来聚首,发展了天光山村的赵龙、赵水,周家岱村的何福、何福来、唐积和,大广子村的唐俊生、唐亚雄、李亚沉等八人加入抗征大队。

农历十月十六,游击部队打倒了盘海村的土豪黄亚年,冬至之夜打倒了东村岗村的土豪欧阳财政,十一月二十七到天光山的观兰山(今观音山)又打了一仗,当晚到老虎冲村唐亚财家筹粮,把粮食挑到瑶安荒塘坪村邓满妹家里住下,一直到1949年正月。三月初七,游击部队六叔公黄孟沾、七叔公肖怀义和周柏率队在寺田坪与国民党军打了一仗,从此田北乡变成游击区,农历十月十六大解放。随后,成崇正和黄孟沾带领一支队伍到星子区,肖怀义率领一支队伍走瑶安乡出东陂区,黄红带领一支部队从田心村到丰阳乡梁家水村,三支队伍在十月十八与南下解放大军一同攻进县城连州,解放了连州城。舅公长大后也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带领村民建设家园,过上幸福生活。

听了这个鲜为人知的故事,才知道舅公一家是革命家庭,当年为了建立新中国出了不少力,我由衷敬佩他们。听说,当地政府落实老游击区政策后为村民安装了电灯,修建了水泥公路,开通了移动电话,每月还给予像大舅公那样当年支持游击队的村民一些生活补助,虽然钱不多,但是也表明了政府永远记住游击区的人民群众。

恋恋不舍地离开天光山,走上回家的归途,我内心感慨,天光山啊,你不但是一座迤逦风光的山,而你的内心深处,还小心翼翼地藏着一段沉甸甸的红色记忆!

(作者:欧阳在衷   文章来源:连州市作协 )

 

关闭窗口

Copyright 2013 南昌工程学院版权所有  通讯地址:南昌市高新开发区天祥大道289号  
南昌工程学院网络信息中心制作  南昌工程学院党委宣传部主办